一个小小的换届总结

杰拉斯 杰拉斯 | 时间:2012-06-17, Sun | 15,737 views
心路历程 

流年似水,招新迎新仿似尽在眼前,不经意间,毕业季来了,又一年的高考过了,换届的季节也到了。

大一身处白云,与部门里的师兄师姐分隔两地,未曾在师兄师姐那里学到多少作为部长所需要的能力,大二来到海珠便立即走马上任,一个不擅长交际的人,与海珠校区并不熟悉的两个副部一起,想要将一个部门带好真的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其实当时的想法再单纯不过,我并没有多少带领部门的经验,即便没把网络部发扬光大,但至少不能让网络部在我手里没落。很庆幸,我做到了。

(阅读全文…)

[日记一篇]无名思绪

杰拉斯 杰拉斯 | 时间:2012-05-11, Fri | 27,775 views
心路历程 

明天要去当一个小小颁奖仪式的主持人,其实本身没有多少做主持人的经验,似乎唯一的一次就是部门第一次面试通过见面会了,虽不感觉紧张,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忐忑,但无论如何,这未尝不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也未尝不是对我的一种肯定,从高三一个认识班里同学不超过五个的人到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其中付出的努力绝对不少,但这一切我想都是值得的,因为我看到了我的进步,我想要变的优秀,我会做到的。

——于2012-5-11凌晨2:41

[朝花夕拾]一个菜鸟从高一到大二的作品整理

杰拉斯 杰拉斯 | 时间:2012-05-06, Sun | 57,585 views
心路历程, 编程算法 

写在前面

虽然不是什么文艺青年,但对着过去的事物总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听着《三个人的时光》这首抒情的音乐,决定也跟着文艺一把。

曾经,我也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第一次与网络亲密接触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一直以来上的都是别人网站,我能不能自己制作一个呢?”于是稀里糊涂的就开始学起了网页……

这么多年走过,也算是小有所成,捣鼓过不少作品,只是想即便放出来也只是贻笑于大方之家罢了,于是这些在我手里诞生的作品们便在硬盘里尘封了多年,直到最近,突然觉得让他们只能在自己的硬盘里待着也实在没什么意义,要是有一天硬盘坏了那就再也找不出来了,于是收拾心情把这些旧事物整理出来,或许有一天我真正成熟,乃至老去,我可以指着这些东西对别人说,你看,这些幼稚的作品,却是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痕迹。。

朝花夕拾,为时未晚。。

(阅读全文…)

偶有小感

杰拉斯 杰拉斯 | 时间:2012-04-19, Thu | 9,892 views
心路历程 

一直在努力变成一个优秀的人,努力假装自己很勇敢,假装自己很外向,假装自己很坚强,假装自己无所谓地活着,其实我很胆怯,很内向,很脆弱,很想得到别人的认可。。努力的很辛苦,但回头想想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收获了什么。。。其实或许自己连想要什么都不清楚。。。我也想像有些人那样,很努力地去学课内的东西,即使自己不喜欢,也想像有些人那样,堕落到底,毫无压力地游戏人生。。。可我做不到,我也想平静地活着,可我不甘平凡,我想努力成功,可我起点太低,我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在努力,可别人却完全不放在眼里。。。

不过偶有小感,明早起来还是得继续乐观坚强地努力下去。

[转]当代大学生,没我们想象的那么堕落

杰拉斯 杰拉斯 | 时间:2012-03-06, Tue | 5,417 views
心路历程 

近十年来,社会给当代大学生很多负面评价,说他们是垮掉的一代、迷惘的一代、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急功近利、蝇营狗苟的一代。或许这些负面的特征他们确实具有。 但我们做平心之论,这些特征难道是他们独有的吗?

赶上文革结束后头班车进城的大学生难道就没有这些问题,为了获得一张进城的车票,他们会拿着高考复习资料背着昔日的手足兄弟躲到密林蒿草里去苦读(见刘震云小说《塔铺》)。这不是自私是什么?很多人一进城一上大学就抛弃了乡下的患难之交糟糠之妻,这不是背信弃义是什么?我们原谅70年代大学生的一些不轨行为,缘于对他们遭受了太多的苦难的同情。

80年代的大学生还是社会的宝贝,还是天之骄子,他们一面受着启蒙思想的滋养,积极干世,充满了批判精神和参与意识,同时他们又深受欧风美雨的洗礼,他们反传统道德、否定传统的价值观、将骑在传统的脖子上撒野视为潇洒。我们尽管对他们的行为充满惶惑和恐惧但最终还是以改革的名义接受了他们。

90年代后期的大学生最苦,他们目送免费公派的师兄师姐潇洒而去,自己却要承担昂贵的学费和沉重的就业压力。无节制的高校扩招又让他们丧失了天之骄子的光环。他们失去太多,社会却没有给他们以应有抚慰和疏导,却一味的责怪他们的浮躁和喧嚣。久经磨练的成人尚且不堪如此变化,何况少不更事的莘莘学子。现时代的大学生和90年代后期的大学生生存环境基本相似,但大学学历更加贬值,就业压力更大,就业环境更加严峻。好在经历了上十年的残酷现实的教育,大学生已渐渐习惯被社会边缘化的事实。大学生是什么,他们清醒自己不再是什么天之骄子,他们也不够以知识分子相称,社会没有要他们参与批判和质疑,充其量他们只是有点知识的待业者。改革二十年的成果没让他们充分分享,但改革的沉重包袱却毫不犹豫地让他们去背负。他们比任何时代的学生承当的压力都大,他们没有遭遇主流舆论提及的机遇。生存的哲学变得越来越坚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