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成年人的思想还能进步么?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12-19, Thu | 17,674 views
心路历程 

本文谈谈成年人思想的进步。

在我们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不管学校的教育多么糟糕,我们的思想都在不停的进步。这表现在如果我们回首一年以前的自己的某些想法,做的某些事,会觉得那时候自己很傻。考察自己的进步的一个更客观的指标大概是“刮目相看指数”。别人如果一年没看到我们,再看的时候,第一反应往往是“你都长这么大了”。如果三年没看到再看,可能都不认识了。

但是成年以后,一个很可能的趋势是人的进步速度一般会越来越慢,以至于停止进步,甚至倒退。他们思想最牛B的时代是他们的年轻时代。中年以后他们就无法接受任何新的思想,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搞不定。

比如说歌手郑智化在过去十多年内就没有任何进步。我上中学的时候很喜欢郑智化,他的歌曲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娱乐,而简直是一种教育。这么多年来我的思想进步了许多,可是最近郑智化在北京开演唱会,唱的还是当年那些老歌。伟大的郑智化,他为什么没有像翁美玲等美女那样在人生最伟大的年龄上死去,何必让人间见白头?

余秋雨的思想在过去这么多年内很可能还退步了。我最初知道他是上初中时看《读者文摘》上他的文章,高中以后我就再也不看《读者》,可是他现在连那种文章都写不出来。

(阅读全文…)

天堂在前方——与所有有梦想、有追求的人共勉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10-14, Mon | 67,493 views
心路历程 

最近特别忙。

或者说其实是故意让自己这么忙。因为我想给自己寻找一个逆境,我希望在逆境里面得到成长,得到锻炼。

只是最近似乎忙的有些过了,曾经有时候会想东想西甚至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但这种思考最近却越来越少了,每天下班洗澡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就困得睁不开眼。虽然说忙可以锻炼自己的抗压能力,但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思考人生,还是有点得不偿失。<!--more-->

昨天晚上和一个舍友聊到很晚,他正处于迷茫期,技术水平一般,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其实或许大部分的大学生都是这样的吧。曾经看过一个视频,一个记者采访大学生,问的一个问题:“你快乐吗?”我记得有一个大学生回答的特别深得我心,他说:

小时候挺快乐的,但长大后渐渐的就变的没那么快乐了,或许现阶段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所以不快乐,但等到以后把这些问题都想明白了,就会又变得快乐起来。

其实我也经历过好几段迷茫期,现在想想大概有三次比较重要的阶段。

最开始是高中的时候,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从一个好好学习的乖孩子变成一个整天上课睡觉的学生,我开始在想,为什么我要去学一些我并不喜欢的各种课程?为什么我要好好学习?为什么我不能从一开始就学我热爱的计算机?我想不明白,也没有人能够回答我。于是高二的时候我甚至写过一封信给父母和姐姐,跟他们说我不想读高中了,而直接学计算机。可惜像许多普通的家庭一样,我的抗战未遂,还是走上了读高中,考大学的道路。

说到底,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想通,只是与姐姐的一次彻夜长谈,她给我讲了许多大学的事情,有计算机协会,有勤工俭学,可以到外面公司拉赞助,有可以让我展现能力、锻炼能力的舞台,给了我对大学的憧憬,于是高考前夕渐渐开始好好复习功课,最后凭着良好的应试心态和超常发挥考到了仲恺。后来我才知道,高考成绩未出之前,我姐还打电话问我妈说,要不要让我去复读。

第二个阶段是大学期间,我开始努力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努力与别人交往,想让自己向好的方向改变,于是高三69个同班同学认识不到5个的内向的我,当上了校学生会网络部部长,校网络中心副主任,认识了许多人,开会的时候也敢于上台讲话,虽然说讲的不好,虽然说还是会紧张。

但急于求成的我也开始变得有些浮躁,会静不下心来做一些事情,比如看书,或者看电影,会觉得一部电影下来两个小时就过去了,更严重的是甚至和家里人打电话如果没什么事情要说也会觉得没有耐心,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也不会给家里打电话。而技术上也有很多方面都想学,希望自己能够把许多技术都学会学好,但又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知道要注重往哪个方向发展……甚至我也跟公司我们前端组的老大坦白过,我来金山面试前端,并不是说我最热爱前端,而是刚好前端比较擅长。而现在眼界开阔了之后又想学产品、学管理,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这个阶段的迷茫还在持续,只是想通了一半,就像公司一个朋友说的,我应该仍然努力专研我的技术,然后和优秀的人学做人。

第三次迷茫期则是来到金山之后,现在虽然已经在金山做前端实习,似乎已经比许多同龄人好上不少了,可是,我的梦想远不止此,来到金山之后,看到许多优秀的人,我很想知道,像付盛、雷军这样的人大学的时候是怎么过的?大学毕业之后又是怎么过的?要怎样的努力,怎么努力才成长到他们这样的高度?我想快速地成长起来,但是又找不到方法,也找不到方向。

于是那段时间经常思考,看了程浩在知乎的一篇回答之后又特别有感触——《你觉得自己牛逼在哪儿?为什么会这样觉得?》,还有他的一篇文章——《地狱在身后》。于是回顾了一下自己“成长史”,却发现自己在逆境之中、迷茫之时却反倒是成长得更快。于是得出了一个初步的结论:“逆境使人成长”,顺便也在协会培训的时候与大家分享了,只是不知道其它人有没有感触。

逆境使人成长,听起来似乎是一句惹人生厌的大道理,但我却相信这是对的。因为处于逆境,感到迷茫,说明自己有困难克服不了,有问题想不通,可如果你努力地去寻找克服的办法,思考问题的答案,当你走出了逆境,说明自己真的进步了。如果没有胆量去努力、去尝试,只能永远止步不前。其实我是不擅长演讲的人,一个害怕在大众面前讲话的人,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说明这就是我的缺点,我的弱点,我害怕它,所以我要战胜它,这也是为什么我到大三大四仍有心去成立一个协会,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让自己得到锻炼。希望有一天,我会觉得其实在大众面前侃侃而谈,也不过如此。

并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努力,而是因为努力了才有希望。程浩说,也许,人们的坚持,往往不是因为相信未来,而是他们不想背叛过去。梦想如此,活着亦是如此。但我想,无论是对过去的不甘,还是对未来的期望,我们都会带着探寻真理的心奋勇前行,天堂就在前方。

——2013年10月14日02:51:59

后记:

持续思考的时间长度决定深度”,或许真的是最近花太少时间思考,甚至失去了某些勇气,也没有了持续思考的感触,今晚决定写这篇博文的时候,竟毫无感觉地删删改改重写数次才将最近的一些想法付诸笔下,与所有有梦想、有追求的人共勉。

(阅读全文…)

入静和入世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04-08, Mon | 11,210 views
心路历程 

本文受Paul Graham的Maker’s Schedule, Manager’s Schedule启发而作,建议大家有空去读一下。

来源:王建硕

人有两种思考状态,我将一种称为入境,另一种称为入世。

入静

程序员和作家需要的是一种入静的状态。他们需要整段的,不被打扰的时间才可以工作。一个下午三点钟的会议,哪怕仅仅持续15分钟,一个下午就会因此废了。问题不是会议占据的时间,关键问题是会议把一个下午分成了两块,让每块都不够大,都不足以入静。因为对于下午废掉的担心,上午的工作也受到影响,不太敢开始解决真正困难的问题。所以整天都在一种心神不宁的状态。

人的大脑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是非常精密的,需要我们细心体会的工作状态。一个典型的程序员的一天是这样的:

早上想到今天有一整天的整块时间,能够躲在一个不受打扰的地方开始写代码,想想就是件高兴的事情。然后开始打开代码,开始看,开始象电脑一样处理,慢慢的,世界安静了,问题浮现了,头脑里的问号产生了。怎么解决呢?怎么解决呢?怎么解决呢?。。。。开始思考了。开始发呆了。。。开始写点东西,跑一跑,又引入了一个新的问号。。。这就是入静的状态。

在足够长的思考这件事情的空余,或许要上一下厕所,在路上遇到同时打招呼,但脑子还在那个状态,打招呼的是谁不记得了,也不想去注意,以免思路被打乱。然后回到座位上,脑子里其实彻底没有去过厕所的记忆,而继续思考。。。中午吃饭的时候,如果一个人最好,接着在那个状态里。。。或者随便聊点轻松的话题,并没有大碍,只要不是动脑筋的东西。这样下午可以相对容易的回到短暂离开的状态。因为我们的明意识在放松,潜意识其实还在连续的工作。

这种入境的状态就像睡觉。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能进入状态。我想大家都能理解凌晨三点的一个电话对于睡眠意味着什么吧。

在会多的公司,程序员会自己觉得效率特低,归罪于会多,其实不是会多,而是打断。

入世

还有另外一种人,姑且叫做入世的人。他们的时间是按小时划分的,每个小时总要换一个会,在哪里和谁开会不重要,重要的是过一个小时一定有会。如果在两个会之间空出来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反而是浪费时间,一定要想办法填满。找谁聊聊呢?给谁打个电话呢?旅游者是这种工作方式的极致表现。到一个地方仅有的几十个小时,一定要用活动填满,每一个小时一定要换一个地方,才能够不辜负大老远来一趟。经理,商人,投资人,甚至服务员都是这种状态。很难想象一个卖菜的不和人打交道而仅仅静思会有生计。一个证券交易员哪怕十分钟不和另外的人发生交易就会亏钱,商人必须不断的和人打交道,认识其他的商人,才能有足够的消息。经理们更多的是在协调资源,而不是创造新的东西,他们,需要用入世的方式工作。

两个处于入世状态的人很容易约会,甚至容易约一些没有特别目的的会,“好久不见了。聚聚?” “好呀,喝杯茶吧。”这种会议常常能产生意想不到的产出,主要原因是,切换思维状态,对于入世的人来说,成本太低了,而对于入静状态的人简直就是灾难。

入世和入静

我们其实都需要两种状态。读书就需要入静,需要相对长一点的时间。沟通就需要入世,需要高效的和人打交道。不同的工作需要不同的状态。我们需要明了这种区别,不要在两种状态频繁切换。一个礼拜可以把会集中在一起,好让自己定期给自己些完全没有会的闭关时间,这样才会平衡。

最后,要给身边有程序员的同学们和经理们提个醒:请大家一定要理解程序员的工作状态,不要在一天的中间安排会议。当看到一个程序员冥思苦想的时候,不要过去打扰,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下,一句友好的问候都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