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2013年1月月

周鸿祎跟雷军在一起喝茶了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01-30, Wed | 7,870 views
前沿信息 

今日(2013.01.30),《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了一篇文章,大意是周鸿祎在最近的一次会议间隙,主动叫住了雷军,一起喝了20分钟的茶,具体如下:

雷军周鸿祎两大冤家和解?

侯继勇

雷军和周鸿祎两大老死不相往来的“冤家”,最近居然坐在一起喝茶了,此事一时震惊业界。

最近一次会议的间隙,360董事长周鸿祎找到金山董事长雷军,说一起“喝会茶”。雷军当即答应:好!于是两人走进了一个小包间,就在会议室旁的茶室,叫了壶茶,红茶。将有些惊愕的随行的其他人留在了包间外边。

时间不长,二十分钟。具体细节除了雷军、周鸿祎两人之外的其他人不得而知。但这场谈话却给外界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金山毒霸、可牛软件、金山网络、“小3大战”以及中关村某个夜晚,一次共同参与的推杯换盏。

随后几天,一些不完整的细节从周鸿祎、雷军身边的人的口中零零碎碎地流传出来。

周鸿祎很真诚,表达了两个意思:一是对过去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小3大战(小米与360关于智能手机市场的战争)”表示歉意,说今后(360)不做手机了,双方也别打了;二是小米老有人骂他,今后别骂了。

雷军的态度如何?不得而知。消息人士的观察是,两人相见后,雷军“有些感慨”。真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周鸿祎与雷军两个人,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那20分种内,或许周、雷二人都没有计量过。一个业界共知的细节是,“3Q大战”(指当年腾讯与360之间的战争)后,凡是有雷军出现的场合,尽量不请周鸿祎。反之亦然。

正是3Q大战,使雷、周两人结下不解之仇。3Q大战之后,雷军合并了金山毒霸与可牛杀毒,成立金山网络。金山网络由傅盛、徐鸣两人创建,傅盛、徐鸣与周鸿祎的关系则是“剪不断、理还乱”。

周鸿祎因此认为:雷军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3Q大战期间,腾讯、百度、雷系(那时候小米还没有浮出水面,包括金山软件、金山网络)、搜狐被视为“反360联盟”。

对于“小3大战”,后来雷军在数次回忆中表达了两点,一是对可牛软件的投资只是众多投资中的一项,没有任何情感倾向;二是无法理解周鸿祎在“小3大战”中表露出来的激动与愤怒。

“情感站队”而非利益纠葛是两人裂痕愈来愈大的原因:对于任何人来说,曾经的朋友成为敌人,都会激动,以及愤怒。

对于周鸿祎来说,是很多朋友(至少是熟悉的人)站在了他的对立面,比如雷军、刘韧、傅盛、徐鸣。上述数人,一些人是朋友,一些人是下属、学生。周鸿祎的另一个特点是,认为“好朋友应该一辈子”。

历经“3Q大战”、“小3大战”、“3B大战”,以及其他“小战”,周鸿祎的孤独、愤怒、激动与日俱增。

这使得周鸿祎在一次采访中说出这样的话:我没有朋友。曾经一度,周鸿祎以为自己“有很多朋友”。

进入2013年,这一切却在发生变化。360不再是“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的姿态,而是寻找朋友。360内部开始认为,敌人多的时候,朋友就弥足珍贵。

既然需要朋友,一是发展新朋友,二是发现老朋友。如果能把敌人变成朋友,就更加事半功倍了。

周鸿祎的这种转变与一种认识有关:其实从来没有所谓的情感站队,那只是愤怒时刻的假想,有的只是利益纠葛,即使曾经的对手,当利益纠葛不再的时候,就可以成为情感上的朋友。

还与奇虎360在行业内的地位有关。360内部喜欢用“屌丝逆袭”这个词。逆袭成功,屌丝已经成为“高富帅”了。当日屌丝时,打大佬可以博同情,今日高富帅时,则再无这样的情感效应。

雷、周可以握手,还与环境变化有关。十年前的中关村更多情感站队;今天的互联网江湖,则更多利益衡量。

2013年刚开年,百度、阿里联手收购新浪微博,百度收购投资“雷系”金山网络,百度投资UCweb,以及雷、周握手,各种“合纵连横”的消息层出不穷,都是“互联网式”恩仇记,而非“中关村式”恩仇记。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不过呢,这两个人的微博又发出了如下更新:

@雷军: 两周前我参加一场央视活动,偶遇周鸿祎,他拉我到会场边上聊了几句,今天一堆莫名其妙的传闻……
@周鸿祎: 我与雷总虽然在一些事情上有不同观点,但我一直很佩服他的创业精神。我参加央视财经春晚邂逅雷总,闲聊个十几分钟,竟然有人还演绎出喝茶的事儿,还编出各种谈话版本,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难道老死不相往来才正常?有人太小看雷总和我的肚量了。

Apache开启rewrite实现伪静态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01-30, Wed | 11,337 views
后台技术 

开启

rewrite

的方法非常简单,打开Apache安装目录下的

conf/httpd.conf

文件:

去掉:

#LoadModule rewrite_module modules/mod_rewrite.so

前面的井号注释:

LoadModule rewrite_module modules/mod_rewrite.so

再将:

AllowOverride none

全部替换成:

AllowOverride all

重启Apache服务即可。

实现伪静态则需要在需要实现伪静态的网站目录下添加

.htaccess

.htaccess

文件(或者"分布式配置文件")提供了针对目录改变配置的方法, 即,在一个特定的文档目录中放置一个包含一个或多个指令的文件, 以作用于此目录及其所有子目录。作为用户,所能使用的命令受到限制。

网上有非常方便的生成器:http://www.wangqu.org/htaccess/

Windows+Apache+PHP+MySQL简易配置教程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01-28, Mon | 25,367 views
后台技术 

准备工作

首先自然是下载软件,然后该解压的解压(注意要非中文目录,这里的软件目录以均以

C:\Program Files

为例),该安装的安装(MySQL的安装会有许多选项,英文好的看着按自己需要勾勾填填就行了,实在不行的参考这里,虽然版本比较旧,不过配置选项大致还是差不多的)。

下面是几个软件的简单介绍和下载地址:

Apache

Apache是世界使用排名第一的Web服务器软件,我们这里用它来搭建一个本地的Web服务器,它会侦听http请求,将本地的Web数据发送给浏览器,简单的来说就是搭建Apache之后,我们就可以通过浏览器来访问本地的网站。

下载地址:httpd-2.4.4-win32.zip更多版本

PHP

既然有了Web服务器,为何还要PHP这东西呢?因为Web服务器只是用来响应浏览器请求,并不具备解析PHP文件的功能,因此还需要PHP来进行解析。

下载地址:php-5.4.12-Win32-VC9-x86.zip更多版本

MySQL

MySQL是一个关系型数据库管理系统,跟PHP就是绝配,因为它们都快速,功能强大,更重要的是它们都免费(O(∩_∩)O~)。

下载地址:mysql-installer-community-5.6.10.1.msi更多版本

phpMyAdmin

phpMyAdmin严格来说不算一个软件,也不是WAMP环境的其中一个,但它在PHP开发过程中却几乎是必不可少的。phpMyAdmin是一个用PHP编写的MySQL可视化管理工具,因此它不需要安装或配置,直接将它解压到你的默认网站目录即可(补充说明)。

下载地址:phpMyAdmin-3.5.7-all-languages.zip更多版本

(阅读全文…)

[转载]大学生们,你的CEO也曾在教室中哭泣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01-26, Sat | 8,215 views
心路历程 

本来已经不想写了,因为年纪越大,越懒得动笔,不过看到各种各样的帖子之后,很想跟所谓的新人和非新人,写点东西,算是共勉吧。

对于刚参加工作的人,我最想说的一个词是煎熬,如果你有上进心或者有责任心的话,这个词,其实很形象,许多刚参加工作的人,可能最早碰到的感觉就如同煎熬一般,非常的不适应工作的状态,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一进入工作中,就一点也没有这种感觉,因为他们不在乎,什么事情都无所谓,自然也就不会有煎熬的感觉。

我自己参加工作的时候,煎熬两个词对于我而言似乎经常提起,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见人就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生怕叫错了称呼,给人印象不好,每天第一个到单位,拖地扫厕所,碰到什么事情,第一个就去做,即使是这样,你还会得罪人,不时有人给你脸色看,你好心帮同事做点事情,做好了,还好,做不好,就什么责任都往你头上推,让你辩解也不是,不辩解也不是,然后就是繁重的生活压力,我自己02年来杭州,一个月工资是800不到点,每个月住在遥远的城北,每天要六点多上班,一起住的有四个人,每天我第一个走,回到房子的时候,最晚的就是我,所以虽然住一起,却根本见不到面。

这样的日子,我想不叫煎熬是很难的事情,我自己是中国最好的金融类学校毕业,当年毕业的同学基本上都进的是各个部委里,我在大学里,成绩说不上最好,也不能说差,如果不是万恶的911,粉碎了我们的梦想,按照当时的成绩,我可能会在大洋彼岸的某个学校里读书工作,不过一切都是如果,现实是残酷的,所以因为这种原因来到的杭州,更是让我对煎熬两个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那简直是种痛入骨髓的悲哀,于是我每天都想着解脱,想着离开。

那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类似的文章,文章里说,“相对于大学的精彩和辉煌,第一年的工作给我带来的只是痛苦、失败和孤独的煎熬,这一年的起初,我几乎已经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已经无法在去想象更多的东西,每天都在忍受工作之后与大学生活错位所带来的郁闷。”

终于有一次爆发了,我一个人什么都不顾及,离开了岗位,独自一个人跑回了北京,那是02年12月18日,到北京的时候,北京下了个大雪,我先回了趟学校,站在学校的操场上非常的恍惚,想到过去四年里在这里留下的所谓的一系列辉煌和精彩的过往,然后在想到现实的不如意,我在201(我曾经最喜欢去的一个自习室)哭的一塌糊涂,然后就离开了校园,这里已经没有我那么怀念的那些人和那些东西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