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孩子』——给未来的我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6-03-09, Wed | 3,277 views
心路历程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你可以给予他们的是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做梦也无法到达的明天。』——纪伯伦

不惑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5-04-30, Thu | 13,114 views
心路历程 

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不惑是什么?有一段关于快乐的采访是这样说的:『以前小时候很快乐,但长大了渐渐就不快乐了,可能现阶段有很多困惑想不明白,等到这些事情渐渐想明白了,就会重新变得快乐起来。』窃以为不惑不仅仅是想通了许多事情,更是明白了世界上永远会有更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但却能够泰然处之,虚心学习。人这个时候会有两种表面上截然相反的特质,自信而谦虚。从术的角度上讲,自信在于已经悟出了自己的『道』,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即是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价值观和方法论,能够圆满地解释和应对曾经经历的和可能发生的绝大部分事情;而谦虚则在于改变,当视野和经历更加丰富时,往往会发现自己的『道』并不完美,能够有勇气去改变甚至颠覆曾经的想法,能够放下身段向身份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学习,也就是『空杯心态』。

然而,改变恰恰是最难达成的一个条件。改变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伪命题,一个没有追求的人可以通过改变成为一个有梦想的人,一个技术菜鸟可以通过努力成长为一个极客,但是一个不懂改变的人如何才能通过改变成为一个敢于自我改变的人?所以,改变往往需要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往往是一个外力的作用。真正不惑的人通常有一个共同点:遭遇过至少一次很大的挫折和失败,但又从中走了出来,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只有从根本上颠覆一个人的思想,才能够明白自我与世界的冲突,而只有不沉浸在受害者心态中,才能够大彻大悟,浴火重生。

但是,即便是经历了许多颠覆和改变,并不意味着在不惑的前进道路上一路坦途。当自己的『道』似乎接近完美,任何事情都无法撼动时,或许不是『道』已大成,而是已经走火入魔,沉浸在自己构建的世界中。此时的问题在于,并非自己不想改变,而是自以为无需改变,画地为牢而不自知。这时候则需要通过切换状态,转换角度来验证自我,比如出世与入世,乐观与悲观,专注与发散等等。

以上算是入世一年多以来的总结沉淀,如今正在往出世的状态切换。其实出世入世相辅相生,没有入世何来出世,而无论出世还是入世,都应该留有一丝清明,才能够不忘初心,避免走火入魔。举一个具象一些的例子,在入世享受小幸福的时候应该居安思危,才能够保持进步;而在出世追逐梦想的时候,也应该关心身边人,争取理解和支持。最后附文一篇,以此自勉。

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伪青春必然速朽,真青春无需缅怀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4-02-04, Tue | 2,582 views
心路历程 

大学一毕业即成中年人,中国人的青春很短

赵薇的《致青春》是一部写实的片子。中国大陆的大多数80后90后,说起青春来,也就大学那几年的青春正宗一点。大学之前,十二年教育只为了一个目的:高考。必须心无旁骛,不能谈恋爱,明明看到喜欢的男生女生心里小鹿乱撞,也要硬生生地把情愫压下去,转移到厚厚的高考真题卷子里;老师整齐划一地说“青涩的果子是不能吃的”,多年来连修辞也不改一下。

大学过后,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从大四那年开始,残酷的就业压力如山雨欲来风满楼,大家再也无心在宿舍里煮个方便面,谈个无目的的恋爱,在草地上拨拉点吉他,读点柏拉图哲学了。我们的国情是,房子很快就成为后大学时代的主题。微博上流传的一段话并不假:“中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为了房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阅读全文…)

[思考]成年人的思想还能进步么?

蓝飞 蓝飞 | 时间:2013-12-19, Thu | 13,973 views
心路历程 

本文谈谈成年人思想的进步。

在我们上小学上中学的时候,不管学校的教育多么糟糕,我们的思想都在不停的进步。这表现在如果我们回首一年以前的自己的某些想法,做的某些事,会觉得那时候自己很傻。考察自己的进步的一个更客观的指标大概是“刮目相看指数”。别人如果一年没看到我们,再看的时候,第一反应往往是“你都长这么大了”。如果三年没看到再看,可能都不认识了。

但是成年以后,一个很可能的趋势是人的进步速度一般会越来越慢,以至于停止进步,甚至倒退。他们思想最牛B的时代是他们的年轻时代。中年以后他们就无法接受任何新的思想,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孩子都搞不定。

比如说歌手郑智化在过去十多年内就没有任何进步。我上中学的时候很喜欢郑智化,他的歌曲对我来说不仅仅是娱乐,而简直是一种教育。这么多年来我的思想进步了许多,可是最近郑智化在北京开演唱会,唱的还是当年那些老歌。伟大的郑智化,他为什么没有像翁美玲等美女那样在人生最伟大的年龄上死去,何必让人间见白头?

余秋雨的思想在过去这么多年内很可能还退步了。我最初知道他是上初中时看《读者文摘》上他的文章,高中以后我就再也不看《读者》,可是他现在连那种文章都写不出来。

(阅读全文…)